韩非子·说林下第二十三

编辑:睡眠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0 02:58:02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信息栏,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韩非子是法家代表人物,在秦国被嫉妒他的李斯迫害致死。在牢狱中作《孤愤》、《说难》。说林天下第二十三出自《韩非子》,主要以法治为思想,对后世的法制建设有很大作用。共34段,讲述一些轶事。

韩非子·说林下第二十三作品原文1

编辑
伯乐1教二人相踶2马,相与之简子厩观马。一个举踶马。其一人从后而循之,三抚其尻而马不踶。此自以为失相。其一人曰:“子非失相也。此其为马也,踒3肩而肿膝。夫踶马也者,举后而任前,肿膝不可任也,故后不举。子巧于相踶马而拙于任肿膝。”夫事有所必归,而以有所肿膝而不任,智者之所独知也。惠子曰:“置猿于柙中,则与豚同。”故势不便,非所以逞能也。

韩非子·说林下第二十三注释

1.伯乐:春秋时秦国人,名孙阳。以善相马著称。
2.踶:(zhi)今作“踢”。《庄子·马蹄》:“怒则分背相踶。”
3.踒:(wō窝)《说文·足部》:“踒,足跌也。”《易林·小畜之艮》:“折臂踒足,不能进酒。”这里用为骨伤折之意。

韩非子·说林下第二十三译文

伯乐教两个人鉴定踢人的马,和他们一起来到赵简子的马厩来看马。一个人挑选出踢人的马。那另一个人就在后面跟随着它,多次抚摸马的屁股而马却不踢人。这个挑选马的人自以为看错了。另一个人说:“先生并不是看错了。这匹马,它的肩有骨折而膝部肿大。那所谓踢人的马,抬起后腿就把身体的重量压到前腿上,而这匹马膝部肿大不能承担体重,所以后腿抬不起来。先生善于识别踢人的马而不善于观察那肿大的膝部。”事情都有一定的归宿,而因为有了肿大的膝部才不能承担体重的道理,只有聪明的人才能知道。惠子说:“把猿猴关在木笼里,那么就和小猪一样了。”所以形势不利,就没有办法表现出才能了。

韩非子·说林下第二十三浅析

这则故事提醒我们,我们经常犯只注重事情的一面的错误,注重了一面而忽视了另一面,这常常使我们陷入更多更深的错误中。因此,我们在判断一个事物时,一定要从它的各方面进行观察,才能作出准确的判断。

韩非子·说林下第二十三作品原文2

编辑
【原文】
卫将军文子见曾子,曾子不起而延于坐席,正身于奥1。文子谓其御曰:“曾子,愚人也哉!以我为君子也,君子安可毋敬也?以我为暴人也,暴人安可侮也?曾子不僇2,命也。”
【注释】
1.奥:《尔雅》:“西南隅谓之奥。”《礼记·礼器》:“燔柴于奥。”《仪礼·少牢礼》:“司宫筵于奥。”《仪礼·士丧礼》:“设于奥。”《荀子·非十二子》:“奥窔之间,簟席之上,敛然圣王之文章具焉。”《楚辞·招魂》:“经堂入奥。”《说文》:“奥,宛也。室之西南隅。”这里用指为室内的西南角,泛指房屋及其他深处隐蔽的地方之意。
2.僇:通“戮”。《墨子·明鬼》:“是以赏于祖而僇于社。”《礼记·大学》:“辟则为天下僇矣。”《礼记·月令》:“祭兽僇禽。”《韩非子·孤愤》:“不僇于吏诛,必死于私剑矣。”《韩非子·和氏》:“然则有道者之不僇也,特帝王之璞未献耳。”这里用为杀戮之意。
【译文】
卫国的将军文子去见曾子,曾子没有站起来而只叫他到座席上就坐,自己却端正身体坐在西南角上。过后文子对车夫说:“曾子,是个愚蠢的人啊!他如果把我当成君子,君子怎么可以不尊敬呢?他如果把我当成残暴的人,残暴的人怎么可以侮辱呢?曾子不被杀掉,是他的命呀。”
【说明】
曾子在当时只是一个布衣百姓,因为跟着孔子学习,所以也有点名气。而一个卫国的将军去拜访他,按人情世故说,曾子应该是受宠若惊,可是曾子却淡然处之,只叫文子就坐,自己却不起身迎接。所以文子认为曾子是个愚蠢的人。曾子真的愚蠢吗?当然不是!曾子跟着孔子学习,已是满腹经纶,文子既然是一个国家的带兵将领,如果为了国家大事,他完全可以召曾子前往,安排曾子事务;然而他却跑来拜访曾子,说明他是有事想向曾子请教。既然不是国家大事,而是想请教,那么就应该持弟子礼,虚心拜见为师者,曾子才有可能予以指点。
然而文子自恃将军身份,又不虚心拜见,曾子怎么可能予以指点呢?所以曾子不起身迎接,是把文子当成一个普通人。对一个普通人,为什么又要起身迎接呢?文子自己做得不对,却说别人是愚蠢的人,看来他自己才是个愚蠢的人。按当时的社会习俗,高层人士与民间人士是不相互往来的,你忙你的国家大事,我忙我的民间小事,互不干涉。为了国家大事,可以走到一起,但为了个人私事,身份再高的人也必须向知识低头。这就是相传几千年的儒家的骨气。所以孟子说:“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1] 

韩非子·说林下第二十三作者简介

编辑
韩非(约公元前280年—公元前233年),战国末期韩国(河南新郑)人,出身于贵族世家。他和秦始皇的宰
韩非 韩非
相李斯都是荀况的学生,是秦王朝统一全国前法家思想的集大成者。他曾建议韩王采用法家主张,实行变法以图自强,但未被采纳。后来韩非的著作如《孤愤》、《五蠹》等传到秦国,秦始皇读后十分欣赏韩非的才识,说:“寡人得见此人与之游,死不恨矣。”(《史记·老子韩非列传》)为此秦始皇使用兵力威逼韩国,韩王命韩非出使秦国。韩非到秦后,不久遭到李斯的陷害,在狱中服毒而死。但韩非的政治主张却为秦始皇所实践。韩非思想主要保留在《韩非子》一书中。
  韩非生活于战国末期,这时期经历了春秋以来约300年的战争动乱局面,结束了奴隶制的统治,封建主义的经济基础已经巩固,封建主义的上层建筑也初步确立。要求出现一个统一的安定发展的政治局势,成为全国人民一致的愿望。韩非的哲学就是这一伟大历史转折时期的产物。他总结了法家在长期变法实践中的经验和教训,继承了苟况的唯物主义哲学路线,改造了《老子》的哲学,为建立统一中央集权封建国家提供了系统的世界观、认识论和社会历史观。[2] 
韩非的著作,是他逝世后,后人辑集而成的。据《汉书·艺文志》著录《韩子》五十五篇,《隋书·经籍志》著录二十卷,张守节《史记正义》引阮孝绪《七录》(或以为刘向《七录》)也说“《韩子》二十卷。”篇数、卷数皆与今本相符,可见今本并无残缺。自汉而后,《韩非子》版本渐多,其中陈奇猷《韩非子集释》尤为校注详赡,考订精确,取舍严谨;梁启雄的《韩子浅解》尤为简明扼要,深入浅出,功力深厚。[3] 

韩非子·说林下第二十三作者思想

编辑
《韩非子·说林下·第二十三》选自《韩非子》
韩非虽死,但他的思想却在秦始皇、李斯手上得到了实施。韩非著作吸收了儒、墨、道诸家的一些观点,以法治思想为中心。他总结了前期法家的经验,形成了以法为中心的法、术、势相结合的政治思想体系,被称为法家之集大成者。
韩非着重总结了商鞅、申不害和慎到的思想,把商鞅的法、申不害的术和慎到的势融为一本。他推崇商鞅和申不害,同时指出,申商学说的最大缺点是没有把法与术结合起来,其次,申、商学说的第二大缺点在于“未尽”,“申子未尽于术,商君未尽于法”。(《韩非子 定法》)韩非按照自己的观点,论述了术 法的内容以及二者的关系,他认为,国家图治,就要求君主要善用权术,同时臣下必须遵法。同申不害相比,韩非的“术”主要在“术以知奸”方面有了发展。他认为,国君对臣下,不能太信任,还要“审合刑名”。在法的方面,韩非特别强调了“以刑止刑”思想,强调“严刑” “重罚”。
尤可称道的是,韩非第一次明确提出了“法不阿贵”的思想,主张“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这是对中国法制思想的重大贡献,对于清除贵族特权、维护法律尊严,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学 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