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叶秋扫

编辑:睡眠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5-28 22:16:39
编辑 锁定
《春叶秋扫》是2010年10月北京时代弄潮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出版的图书,作者是傅绍良
中文名
春叶秋扫
作  者
傅绍良
出书机构
北京时代弄潮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推广发行
时代文化出版社    

春叶秋扫书籍简介

编辑
书 名:春叶秋扫
合作宣传:时代教育出版社 时代文献出版社 时代作家出版社 家谱族谱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0年10月
开 本:850×1168 1/16
纸 张:胶版纸
包 装:平装

春叶秋扫作者自序

编辑
这本书的名字,一看便知,是从鲁迅先生的《朝花夕拾》套过来的。朝夕,春秋,比喻的意思一个样。无花的我,无力创造,只好套了。
鲁迅先生说:“带露折花,色香自然要好得多,但是我不能够。”朝露时候,有花难折,经过一天风雨,色香虽然差些,然而仍然有花夕拾,多么幸福啊!
朝露——春天时代的我,哪会有花呀?
1935年出生的我,七虚岁就失去父亲。父亲去哪里了?参军抗日。但是,当年腐败的国民党政府,不是动员参军,而是“抓壮丁”。父亲“被参军”,一去不复返。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失去父亲的我,三餐不继,衣衫褴褛,在饥寒交迫中度日。这样的朝露时代的我,哪会有花呀!
1941年父亲走后,家中剩下三代三人:上一代是小脚祖母,中一代是寡居母亲,下一代是童年的我。全家三口只靠母亲种着两亩多薄田,度日已很艰难,供我读书更加艰难。我这一辈子,只拿到一张小学文凭;初中只读一半,没有拿到文凭。太低的学历,走进社会工作吃不开。这样的朝露时代的我,哪会有花呀!
1951年,不满十六周岁的我,参加“革命”,被分配到国营莆田(东峤)盐场当场务员。当年,当局很看重家庭成份和个人出身。我的家庭成份是中农。我是在校学生放下书包直接走进“革命队伍”的。所以,在履历表上,家庭成份—栏填的是“中农”,不是贫下中农,不怎么好;个人出身一栏填的是“学生”,不是工农兵,更是不好。既不受重用,也不列为培养对象。只能当场务员。场务员者,天天下海滩管理盐堆也。这样的朝露时代的我,哪会有花呀!
幸好,因了心理的和现实的机缘,使得我有机会摇笔杆子,而且,一摇就是五十多年……
这里说的心理与现实的机缘,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我之所谓“参加革命”,一开始就动机“不纯”:我私下盘算,我进“革命队伍”若没有奔头,就赚点工资再回头——回校读书。没有想到,这种思想一露头,就遭到猛烈批判:“革命队伍不是打工赚钱的饯店!”“革命干部决不准当逃兵!”个别人逃跑回去,场长还派人去追回来。这样的现实,逼使我安下心来。但是,要我一辈子安心在海滩管盐堆,怎么说也不甘愿。有道是,业余时间的利用决定人的前途命运。于是,决心利用业余时间自学一门学问。学什么呢?起初打算自学数学。说学就学。我把随身携带的一本初三上《数学》课本找出来,从头啃起来。但是,一开始就遇到非常不利的现实:地处偏僻海角,既无参考书可参考,又无好老师可请教,怎么自学呢?更加不利的是,单位领导很讨厌“不务正业”。小学生,初中“枯”,自学什么数学呢?思考再三,决定弃数学文。学文,学什么文?选择再三,决定学写新闻报道。学写新闻报道,一开始就遇到非常有利的现实:既有参考材料可参考——单位阅览室订有多种党报党刊可供利用,又有好老师可请教——投去稿件的报刊编辑同志会来信指导,有的还会召开座谈会,交流和传授新闻通讯写作知识。更为有利的是,单位领导大力支持。能把本单位的好人好事以及工作成绩报道出去,领导当然高兴啦!新中国建立初期的莆田县,几乎没有任何大企业。国营莆田盐场,是全县最大的企业。场里有文有武:文的是包括场务员在内的文职人员,武的是一个团级建制的武装盐警。盐户人口达数十万人。场长,是由首任县长尚炯兼任。部队转业的团级干部杜仁山,只当代场长。这个“加强县”的盐场,自办一张刻蜡版油印的《莆田盐场小报》,它成为我学习新闻通讯写作的第一个平台。我把我工作的东珠场务所的好人好事以及工作成绩,写成新闻报道,有时还加上小评论,稿件投去,频频见报。领导看了,眉开眼笑。但是,渐渐地,单位领导对于我的“业余事业”要求更高了,说:“小傅呀,为什么不向上级党报投稿呢?”我高兴地回答:“好的,我投!”其实,我有投:向《福建日报》投稿,向《解放日报》投稿,向《人民日报》投稿,但是,十投十不中,百投也不中。不过,我有毅力,虽然屡战屡败,却是屡败屡战。初起好高骛远,《解放日报》呀,《人民日报》呀,一个劲投去稿件,件件石沉大海。想过来,想过去,接受经验教训,于是脚踏实地,把第一个目标锁定为《福建日报》。从油印的《莆田盐场小报》,到中共福建省委机关报《福建日报》,是更上一层楼。上楼,就得登梯。写稿,投稿,就是抬脚步登梯阶。从1951年5月28日进盐场起,确切地说,是从弃数从文起,每天业余时间看报采访写稿投稿,记不清写了多少稿投了多少稿,终于更上一层楼——一篇577字的题为《莆田盐场东珠所得了红旗》的小通讯,在1952年12月23日的《福建日报》上发表出来啦!从此,我的写稿投稿热情一发而不可收。
因为一发而不可收,名声超越盐务之界,1956年,中共莆田县委创办机关报《莆田日报》,把我调进去当专业记者。
因为一发而不可收,名声超越莆田地界,1964年,地区——中共晋江地委把我调进机关报《泉州日报》当记者。
因为一发而不可收,名声超越泉州地界,1984年,省里——福建省人民政府侨务办公室把我调进面向海外的《福建侨报》当记者,一直干到1995年退休。
退休以后,仍然坚持不断写稿投稿……
近六十年来,发表我的作品的报纸,包括《人民日报》海外版在内共57张;电台,包括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在内共5台;杂志,包括《新观察》、《科学画报》在内共17家;书籍,包括《中国新文艺大系·杂文集》在内共12本。拉拉杂杂,林林总总,约三、四百万字。但我一直认为,这些笔耕田中种出的树,树上长出的东西,不是花朵,而是叶片。春天树上长叶,秋天难免落叶。叶片落地,难免枯干。那么,就把它们扫归一堆吧!
笔耕田中树,春长叶,秋落下,扫成一堆,挑挑拣拣,选出一些文字,加上几张照片,汇集成这么一本书,它们于我很有纪念意义。有生之年,我会时时反顾。

春叶秋扫书籍目录

编辑
自序 2
目录
一家庭成员留影 6
二怀念父亲 9
抗日牺牲士兵傅祖祺 9
傅祖祺的相关资料 9
恨不抗日死 11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11
想父亲 12
三怀念老伴 15
清治小记 15
四早年家世 16
碟中抓鱼 16
睡门坎 19
做墓 21
胆大妄为当医生 23
五莆田(东峤)盐场散记 26
我的大学 26
一张招收盐务干部的布告 28
“三偶然”促我成长 29
五十小庆凑热闹 31
欢聚“娘家” 32
两句感谢的话 34
盐 38
一块“豆腐干”吃到老 44
一张莆田老报人的合影照 46
一张难忘又好笑的老“裸照” 47
好汉不话当年勇 50
考英语 58
傅绍良集邮小史 61
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登记表 61
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福建分会第一届理事会名单 63
长期(30年以上)从事新闻工作的荣誉证书 63
七天湖山煤矿见闻
煤海驰思 64
天湖煤海趣谈 68
八杂文选编 70
古稀老人闹先进 70
寻路 73
问路 74
赶路 75
看病记 76
一吻十金别找零钱 77
抓点·点头·停脚 79
趋利 79
谁来监督舆论? 81
不见他人过 82
飞牙 83
不学蝜蝂负杂物 84
——《蝜蝂传》读后感 84
碰运气 85
专业可贵 86
老奖状 88
“九”与“十” 89
九友人业绩 90
我的同学李再耕 90
大家动手大闹种子革命 92
戏曲编剧大师陈仁鉴 96
回忆蔡玉麟的平生三项事业 98
仙游三画家 105
从陈鹤书画谈起 115
爱的力量 117
陈鹤三记 118
隔海兄弟的画赛 122
隔海画赛的延续 123
“澳门妈祖”发现颜金华 125
——来自画乡福建省仙游县的一个喜讯 125
矢志笔耕率性人 127
——读翁发喜自传《岁月烟云》 127
侨乡的药界精英 129
——记归侨主任药师李开基先生 129
十发表作品的媒体和书籍 133
后记 136
词条标签:
出版物 书籍